金山网站:http://jish.qikan.com

金山2018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父亲和酒

字体:


  杏 花飘落,一地粉白的碎瓣。故想起“借 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诗句。这个莺歌燕舞的时节,村庄深处,马家酒坊的烟囱一天袅到晚的炊烟,将浓长的酒香,吹出十里笛音。在稻田抛秧的父亲和庄子其他汉子一样,赤裸着脚,甩一阵秧苗,拎着褪了色的军用酒壶,沿柳条般纤细的羊肠子路,摇进马家酒坊。

  日子在米酒的滋润中,踉跄着前行。父亲的酒壶,断不能干涸,酒是父亲生命里的一道河流。除了早晨那一餐不滋吧一杯,中午和晚上,父亲一定要晕三两。就三两,不多不少。

  杯子是铝制品,耐磕碰,掉在地上,最多瘪一下。酒杯与酒壶均是我在青海当兵的四舅舅赠送的。

  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金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